隐形人

Fri, Jun 1st, 2012

多想化成隐形的人

一个多月之后重新回来,渐渐对这里的一切感到乏味,疲倦得陌生,我快不记得我之前的五年是如何在这座城市里面生活的,转眼之间已是六月。

〖阅读全文〗

2012-05-29

Tue, May 29th, 2012

哼一首歌等日落

生命中总有那么一个女人,你无法回避。每隔一阵子,她会给你打电话,电话不接给你发短信,关切地询问你在哪儿,迫切地约你见面,然后速战速决达到目的,便消失在人群中,周而复始。

我很不高兴,怨念的情绪感染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为毛我两个多月没在这儿住还得照常收我的租子,抑郁的心情又差点没让我联想到了分配不均、贫富差距等重大民生问题,愁死我了,这就是无产者和有产者的区别。以至于让我起贼心的念想都有了,杀了这房东,霸了她的房子,然后我就可以一边收着租子,一边环游世界啦,哈哈哈哈哈。

〖阅读全文〗

转角遇见半岛爱

Mon, May 21st, 2012

四月摄于束河

早上睁开眼,外面已经是大亮,我知道那一定是日食食甚时特有的明亮,心里大骂一句,操!我想没有什么话更能贴切地表达和渲泄当时我的懊恼、悔恨、惆怅、愤懑。

我错过了一场很多年不遇的日出,我不知道下次要等到什么时候,也许几年后,也许是几年后,也许几十年后,再也许下去就没有什么意义,不管怎么样,在我还年青的时候这次就如此被我错过了,我在年初的时候就开始惦记着这难得一见的日环食和金星凌日,盘算着是去厦门还是大蜀山或者西藏青海,现在这梦想像西红柿蛋汤里的鸡蛋一样支离破碎。

〖阅读全文〗

看见你,看见我

Thu, Mar 1st, 2012

晚上加班继续乏味地刷着微博,整理着微博的关键词,居然发现这些关键词都可以填满我的整个屏幕。里面的内容涉及到方方面面,以至于我都觉自己是如此渊博。

有时候我也会自卑,因为即使可以针对每件事情长篇大论,但最终读多的书也并不多,并非可以获得到一些认同;有时我更会自信,因为即使我没有接受过正宗的高等教育,但还是有一套自己的思想体系和价值观,依然可以骄傲地生活在我的精神家园。

日积月累,开始更加细致地观察着这世界的一切,暗自告诫自己,勿要对某件事情轻易地去下结论,你肉眼所及的一切也都并非全部真实。

〖阅读全文〗

别,少年

Sun, Feb 19th, 2012

顺利通过考察期,现在跟着一个看起来比我大不了多少的前辈在学做软件策划,我真想不到比「前辈」更加适合的字眼儿,虽然只比我早毕业一年,但说话慢声细语的他工作起来却比我麻利得多。这些天我一直很想把自己见到的这些牛逼的人挨个吐槽一遍但总是溢于言表,就比如他: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一个人能把Excel图表做得比我用Photoshop画出来的还要精致,几个小时便将一款软件UI设计的案子搞定,和这些神人们比起来,我自叹自己simple得像只草履虫一样。妈在电话里听我这么说,笑道——这可是你第一次对别人佩服得这么彻底哦。

尽管现在的薪酬还算很低,尽管从今天开始每天要加班到晚上九点钟,而且礼拜六还要加班,但我还是暗自规劝自己,现在最主要的并非收入或其他,而要跟着别人后面学点经验,这些即便是在外面花钱也是学不来的,况且在我看来不用加班的挨踢公司也算不得什么好公司,最后我竟还用「这是对高三没有度过这种日子的惩罚和救赎」来说服自己。晚餐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同事是安理大毕业的,我说我家就住在旁边,他惊讶道那不就是柏园南村么,那边有个大娘做的馒头可好吃了每次回去都要去小街菜市里面买——而我也惊讶地发现原来他是个只吃面食的山西人,听着有些带着港台腔的普通话还以为是浙江人。我说哈以后回去我帮你带啦——总之我们的合作是越来越顺利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