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不翻身

Wed, Apr 10th, 2013

20130406 @AHAU

前些日子一直纠结于@贺炜 的那句「这样的天气,不去踢球,和咸鱼有什么分别?」。于是终于选在(别人)清明假期的最后一天到对面去痛痛快快踢一场球,当然「痛快」是很快的,剩下的就只剩痛了,只不过是三四个人之间基本没有对抗强度的跑跑传传和定位球抢点,回来家之后便成了残疾人。小腿肚子酸疼得厉害,打弯儿都会一声惨叫,每天买饭下楼都要小心翼翼。三天过去了,居然还没缓过来。之前我不晓得自己和咸鱼有什么分别,现在知道了,估计就是——咸鱼能翻身,我睡觉都翻不了身。

〖阅读全文〗

我曾有梦

Sun, Mar 24th, 2013

某夜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丢了很多重要的东西,手机、钱包、钥匙、身份证,很多很多,我难过得差点哭出来,但还是下定决心努力要将它们一个个地找回来。我在梦里花了很久去寻找它们,心急如焚,好在最后全都完璧归赵,然而我还未来及享受失而复得的喜悦,梦醒了。

于是我更加难过起来,那是一种「努力」付诸东流的怅然若失,而比「若失」更加让人难过的是我确曾丢失过这么些东西再也找不回来,而相对于那些无形的事物离我而去,丢了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这样的天气,不去踢球,和咸鱼有什么分别?

那天下午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宅在屋里上网,当微博刷到这一条,我离开椅子爬到床底下扒出那双布满灰尘的球靴擦干净,从杂物堆里面找到那颗泄了气的皮球打满,外面阳光正好温度舒适空气清新,我已经开始想象自己奔跑在绿茵场上的样子。

〖阅读全文〗

让我们聊聊人生

Sat, Feb 23rd, 2013

让我们聊聊人生

订好了23号的火车票,现在算来已经是后天了,内心里还是有些不情愿,因为回去就意味着又要去和残酷的生活单挑,仍然是那股孩子气在作祟。我以前经常告诉自己,不要在家里呆太久,否则会习惯于父母的庇护和恩赐。而我觉得现在的我,正快要完全丧失了生活的能力。

转眼之间便是2月底了,我常在房间里默默自语,「为什么会觉得日子过得太快?因为对未来没有期待。」而现在,我将要迎接的是茫茫然的未知未来。最近饱受父母长辈的责备,妈问我,你说你这在家的三个月都做了些什么,我不作声。

〖阅读全文〗

1/3理想

Mon, Jul 23rd, 2012

这个夏天是不是特别的热?

我躲在家里,把空调温度定格在28℃、低风,不愿离开这个14平米的房间半步。自从我前些天去了一些城内所谓的高档小区看了些出租房,我便觉得现在租住的这间有空调的屋子还算不错,起码床大得够我打滚,洗晒衣服可以来去自如,去旁边超市也不用走太久的时间。于是我有些不情愿地打电话给那老女人,编了一个理由央求他继续租我一年。我成功了。

之前曾有朋友来合肥玩问我在哪儿住,可否方便借宿几晚,我慌忙推脱,然后告诉他要不你住酒店吧我给你出钱,的确是房间已经被我糟蹋得像个……(好吧我已经找不到形容词来表达了你懂得),朋友很是失望,以为我很不够意思,我也弄得颇难为情。即便有大把的空闲时间,我也不想去和那些脏衣服和脏东西打交道,理由是,我怕脏。那天我下定决心把它打扫一通,歼灭苍蝇蟑螂无数,还有意外斩获,我四个月前买的鸡蛋,散发出浓浓的韵味(我可找着钩了),完毕之后看着光鲜的屋子感觉豁然开朗,暗想下次房东每次来收租时,我终于不必带着苦笑说……男生的房间嘛,有点……乱,呵呵。

〖阅读全文〗

别,少年

Sun, Feb 19th, 2012

顺利通过考察期,现在跟着一个看起来比我大不了多少的前辈在学做软件策划,我真想不到比「前辈」更加适合的字眼儿,虽然只比我早毕业一年,但说话慢声细语的他工作起来却比我麻利得多。这些天我一直很想把自己见到的这些牛逼的人挨个吐槽一遍但总是溢于言表,就比如他: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一个人能把Excel图表做得比我用Photoshop画出来的还要精致,几个小时便将一款软件UI设计的案子搞定,和这些神人们比起来,我自叹自己simple得像只草履虫一样。妈在电话里听我这么说,笑道——这可是你第一次对别人佩服得这么彻底哦。

尽管现在的薪酬还算很低,尽管从今天开始每天要加班到晚上九点钟,而且礼拜六还要加班,但我还是暗自规劝自己,现在最主要的并非收入或其他,而要跟着别人后面学点经验,这些即便是在外面花钱也是学不来的,况且在我看来不用加班的挨踢公司也算不得什么好公司,最后我竟还用「这是对高三没有度过这种日子的惩罚和救赎」来说服自己。晚餐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同事是安理大毕业的,我说我家就住在旁边,他惊讶道那不就是柏园南村么,那边有个大娘做的馒头可好吃了每次回去都要去小街菜市里面买——而我也惊讶地发现原来他是个只吃面食的山西人,听着有些带着港台腔的普通话还以为是浙江人。我说哈以后回去我帮你带啦——总之我们的合作是越来越顺利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