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头苍蝇

Sat, May 28th, 2016

梅山路 松下GF5

今日有同事说她的奶奶今年98岁了,还思路清晰,偶尔打麻将。我问老人家平时有什么好习惯,同事说奶奶平时从不做运动,没事就躺着,最喜欢吃麦当劳之类的煎炸食物,到七十多岁才戒烟,数钱最开心,但一辈子没上过班。(好的,我懂了。——豆瓣用户 N。

笑过之后着实也觉得还算有道理,工作这件事,很难能让自己开心,我还记得兔子的MSN签名,「奴隶制并没有废除,只是改成了八小时工作制」。当自己觉得能力不够时,担惊受怕会被随时被Fire;当能力正好时,又觉得是在混吃等死;当已经运筹帷幄却又无法得到相应的酬劳和支持时,都会感到不快乐,很难找到一个平衡点。从一百个工作的人里,就能找出一千个不开心的理由。

〖阅读全文〗

天桥

Thu, Mar 31st, 2016

肥西路桥 iPhone 6 Plus

第一天上班,莫名其妙地写了一天无聊的稿子,第一次下班,耳朵里是一首同样莫名其妙的歌,《歌唱祖国》,「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急匆匆地走在路上,为了去北二门拿那该死的快递,不或许我应该歌唱这亲爱的快递,让我可以不要脸地逃离加班。夕阳西下,我跳上天桥,不忘拍一张,然后此时脑海中的文案是「叫我著名天桥摄影师吧」。

肥西路的天桥上,一个四十岁左右的黝黑男人带着他的高音喇叭在卖唱,是一首粤语抒情摇滚,但应该也不至于庸俗到Beyond之流,我拍完照瞥了一眼他,蓝色的健身裤,白色的球鞋,结实的肌肉组织,这座天桥上路过的大多是安大学生,驻足的却极少,想了想给出结论,「歌儿不错,长太丑」。

〖阅读全文〗

我在长江大桥想心事

Sun, Jan 31st, 2016

固镇路 松下GF5

#Part One 华中年会

去武汉参加公司年会。一如以往的每一次年会,这次依然「拿不到半个奖不知道该笑不笑」,犹如循环往复,而同事们又多是满载而归。这让我再次陷入了深深的抑郁中。不晓得「运气」这种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知道的的确确,长成到现在,似乎从未有多少好运降临,即便每次去微信免费打印照片都是遇到缺纸卡币的情况。我想起《掟上今日子的备忘录》里霉运不断的隐馆厄介。

〖阅读全文〗

印象2015

Sun, Dec 27th, 2015

IMG_7619

2月8日,合肥东新庄南淝河畔。已经立春,料峭中蒲公英生出土壤。这一天我24岁半。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