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广西·北海

Sat, Jun 18th, 2016

北海银滩 Canon 700D

@北海 6月17日 星期五 晴天 23℃~32℃


高铁实在太快,以至于目前住在高铁站边的我,宁愿选择去周边的城市也不愿去南宁市区。北海的高铁站是在市中心,毫无疑问成为我的目的地之一。小姨在我出差前就一个劲儿地跟我说务必要去北海走一走,去了北海务必要去涠洲岛走一走,她对这个地方的印象甚好。

北海像是大陆的一个小小阑尾,延伸进海洋里,起先我以为这座城市并不算大,但出了火车站上了公交才发现是我小瞧了这个半岛,到北部湾广场,居然需要半个小时。这是我到过的最南端的城市,中午的太阳在头顶悬挂,看不到一丝人影,热带的季风气候使人走在树荫下和太阳底下是两种幡然不同的感觉,好在这南方的榕树长得格外茂盛,将阳光和紫外线通通隔离开来。

〖阅读全文〗

西安几日

Wed, May 18th, 2016

西安咸阳机场 松下GF5

#DAY 1. 飞机场

我不太好意思让别人看出来,我是一个没有坐过飞机的土逼,这就好像是在我二十岁之前,不好意思告诉别人我还是个没有性检验的处男一样,因此把这个第一次看的很重,甚至在若干天前还信誓旦旦地想说第一次坐飞机一定要和最喜欢的人一起。——可是没过几天就被无情的剥夺了。

我默默地百度、偷偷地在微信上问,怎样才换登机牌怎样进安检,最后发现并没有什么新奇,登机牌原来就只是个票我还以为是个牌子,安检也只是和火车站的没有什么两样,唯一值得开心的是当工作人员要求我把身上的电子产品放在框子里的时候,我有些兴奋地把一堆堆电脑相机平板Kindle拿出来,好像在说,看——我不是个土逼哦,其实我的真实身份是个数码小王子哦。

〖阅读全文〗

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Sat, Aug 9th, 2014

八月八日,我回到了家,与上一次不同,这一次,我没有停留,甚至没有看窗外,我只想尽快结束这一次失败的旅程,但比起一次愉快的旅行,却可能更加刻骨铭心。我迫不及待的想去把这一路的故事写出来,我好想对那些不理解我的人说,我不是这个样子的。可是,我又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也许我会想,如果没有发生那次小小的意外,这样的一个生日会在什么地方度过?是青海湖边还是在祁连山下?或许像谁所希望的那样,在草原上升起一围篝火,谁不希望呢?但是。


七夕

成都九眼桥

成都是一座我所梦寐的城市,我幻想能牵着我喜欢的姑娘吃遍天府之国的每一处苍蝇馆子,对我来说,这必定是件浪漫的事儿。宽窄巷子、武侯祠、锦里、春熙路,热闹而又平淡,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倒是老妈蹄花算是了了我的心愿,姑娘始终不会明白为什么我会执拗于去吃一碗蹄花,就像不懂为什么非要去和总领事馆合张影一样。总之,我心怀感激。

〖阅读全文〗

湖心中路走九遍

Sun, Apr 20th, 2014

IMG_2211

安庆

我对安庆的印象永远没有改变,我越是喜欢安庆,就越讨厌自己生活了八年并且可能要一直生活一辈子的这座城市。我跟好多人说过,我不喜欢合肥,不喜欢这样一座非常非常没有文化的城市,不偏不倚地坐落在安徽省的正中间,这样的位置却显得十分尴尬,没有北方的大气,也没有南方的细腻,只有一层层扩张的环城公路和不断涌入的外来移民(当然我也是)仿佛是在宣示,这里是安徽最大的,也可能是泛长三角发展最快的经济怪物。

我喜欢安庆的名字,简单的横竖撇捺间却散发着古朴,宜秀、大观、迎江、振风、锡麟,每一个地名都像是一句诗一盏茶值得我细细品味。偏安在西南一隅,大别山的余脉蜿蜒到城市的边缘,留下的便是这世外桃源,古人真是智慧,外面是绵延的山岭,再往南直抵长江天堑,真是得天独厚。

〖阅读全文〗